av虐性

av虐性

然则治法不必治心,仍治肾可也。故必须于散中用泻,则疫去如扫耳。

汗本热也,而越出于躯壳之外,则热变为寒。 夫肾为肺子,泄精过多,必取给于肺母,肾虚而肺亦虚,肺气不能充于毛窍,邪即乘虚而入。

夫人之先天乃肾,后天乃脾也。土气既旺,用升、柴提之,则气尤易升。

 十剂即可行步,二十剂怔忡惊悸之病除,又十剂烦闷痿弱之症去,再服十剂痿症无不成于阳明之火,然用大寒之药,如石膏、知母之类,虽泻胃火甚速,然而多用必至伤胃,胃伤而脾亦伤,脾伤而肾安得不伤乎。阳气一升,阴气立降,安能阻塞之哉。

然而大肠之火不生于大肠也。 无奈肝之湿热,欲下走于肾宫,而肾气恶肝木之犯,杜绝而不许入境,腰以下正肾之部位也,所以无汗而发黄耳。

然虫之生也,生于湿,虫之养也,养于水谷也。此方肝肾两治,肝气宣而肝血养,则肝火不搏聚于胸中,自然老痰不凝滞于胁内。

Leave a Reply